"广州工信" Android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智慧城市

从削足适履到因足制履:广州打造“定制之都”背后的技术硬实力

发布日期: 2019-10-30 17:56:58 来源:南方+
浏览次数:
字号:  

在裁缝店里,让裁缝根据身材比例量体裁衣;在家居馆里,让设计师根据房屋空间和功能需求,设计独特家具造型和布局;甚至如今一些国产汽车品牌,也开始尝试让消费者在线定制一辆自己想要的汽车样式……原本只属于个性化需求的定制,如今却正步入大众化普及时代。

定制将成为广州又一个标志性产业。广州将用3年时间,到2021年实现规模化定制产业产值翻番,培育形成5个示范产业集群、30家示范企业、20个名品名牌,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定制之都”。在省委深改委印发的广州市推动“四个出新出彩”行动方案中,更是明确提到“打造国家服务型制造示范城市和全球定制之都”。

“定制之都”的背后,是广州近年来制造业加速迈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据悉,广州已经于去年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六个服务型制造示范城市之一,全市在个性化定制、信息服务、工业互联网、工业设计、工业电子商务、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等领域建设了一批全国示范企业、项目、平台,一大批实力雄厚的生产型制造企业正率先向服务型制造拓展转型。

定制家居

全国四大行业龙头均在广州

当我们有意给家中添置家具时,都曾经历过拿着卷尺在家中丈量,为的是去家具城挑选家具时,能够找到符合自己家中空间大小的家具,但总会面对家具无法满足实际空间的窘境。

“这也就是为什么定制家居能够成为市场主流,它是与人们日益增长的居住需求密切相关、应运而生的。”欧派家居集团副总裁谭钦兴说,回顾定制家居的发展历程,房屋空间的客观现实与消费者主观需求,使得家居企业能率先迈出定制第一步。

据统计,全国60%的上市定制家居企业在广东,而广州更是集聚有欧派家居、索菲亚、尚品宅配和好莱客4家行业龙头。

25年前,欧派家居从定制橱柜起家。“民以食为天,厨房是一个功能完整的房屋不可或缺的功能区域,但是厨房空间大多又很不规则,致使橱柜必须要量身定制。”谭钦兴表示,欧派家居从最早橱柜定制起步,到定制衣柜、浴室柜、木门,进而到如今全屋定制,背后依靠的是自主研发技术支撑。

“我们从20多年前就开始注重把信息化融入生产环节,自主研发软件搭载柔性定制产生的各项数据,现如今更是在软件上实现设计生产一体化。”谭钦兴说,当设计师与消费者沟通后完成立体设计图,软件会自动把前端设计语言翻译成机器“读得懂”的数据语言,直接开展材料调配和生产,节省了中间大量沟通成本。

如何让生产更快响应订单需求?包括欧派家居、索菲亚、尚品宅配等在内的全国定制家居龙头企业,都无一例外地选择搭建工业4.0柔性生产线。

在位于增城永宁的索菲亚生产车间,有着全亚洲首条定制衣柜企业柔性自动化生产线,实现平均每天处理9000个图纸订单,一天要生产45万件完全不一样的板件,生成450万字段不同的数据,精准分配到不同车间、生产线和设备。

“从备料开始,板材上就贴上专属二维码,整个生产加工环节直到终端销售,我们都能随时追踪原板材所有信息。”索菲亚增城生产基地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个车间全程都由机械臂、智能物流系统完成,不需要人工操作,“数字化生产系统给每一项工作都做了精确计算和安排,大大提高了产能利用率。”

在采访中,包括谭钦兴和索菲亚副总裁张挺都表示,两家企业极为重视企业信息化改造升级和软件自主研发,每年都保持过亿元资金投入。随着这些定制家居企业纷纷步入全屋定制领域,房屋空间、家具功能、个性化需求的愈发复杂,给信息化带来了更大挑战。

“应当说全屋定制这种‘大家居’趋势,是整个行业必经过程,必将迎来大浪淘沙。所以只有通过掌握关键技术,进一步加大投入自主研发,才能在行业中脱颖而出。”谭钦兴说。

时尚服装

定制解决服装库存管理“老大难”

时尚服装在个性化定制方面具有最悠久的历史。事实上,从社会分工中出现“裁缝”时,按照人的身材需求选择布料、裁剪拼缝就是最早的个性化定制。

“服装定制重返舞台,离不开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和对美的追求,在这一点上几乎是所有个性化定制的共性。”埃沃定制集团CEO何冠斌说,通过与信息化、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结合,“快定制”让曾被贴上“小众”标签的服装定制产业迎来风口。

何冠斌表示,在2007年埃沃定制成立时,公司原本是打算以自主研发定制服装软件系统为主营方向,“后来索性自己也开始整合上下游,打造服装定制自主品牌,通过12年来上千万元的研发投入,如今已经实现了服装定制前中后各个环节流程数字化、信息化打通。”

将胸围、臀围等身材尺寸,连同照片以及个性需求上传,后台立刻分析并将数据关联至物料仓库、加工设备,30分钟就能定制完成一套衣服,3—5天满足客户批量需求,这是如今埃沃定制打造的“裁神系统”实现的智能化服装定制,正运用在其位于番禺的智能制造生产研发中心。

“‘裁神系统’将传统服装经销模式扭转为‘以销定产’,解决了库存管理这个‘老大难’问题,埃沃定制目前库存周转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5至8倍,印证了科技是推动服装行业创新的动力源。”何冠斌说,埃沃定制还将这种供应链体系向传统中小型成衣生产企业输出,让企业低成本实现转型升级,以“快定制”提升对市场的反应速度。

“用好大数据不仅能够为一部分人群提供个性化定制,也能更好地服务消费者,解决更大数量的服装需求。”汇美集团副总裁曲晶表示,大数据延伸了企业服务,也彻底改变了成衣制造生产方式。

今年1月,由汇美集团发起投资的江西省于都脉动智能制造时尚产业园正式开业,该项目建筑面积约14万平方米,将给拥有超过5万名纺织服装行业从业人员的于都当地,每年创造15亿元收入。

在这个智慧综合园区,每件服装赋予唯一的RFID电子标签标示,生产、仓储、物流、门店、销售、防伪全流程实现在线反馈;无尘车间里引入了诸如全自动化裁床和全自动分拣等8000多台智能生产设备,实现布料充分利用,打通了供应链全流程……

“在大数据、智能制造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持下,服装行业加快设计与生产对接、提高良品率、引入更高端面料,最终将提高产品品质,获得消费者认可。”曲晶说。

智能终端

在定制产品中拓展个性化功能

一直以来,拥有相当实力的钟表品牌会为客户提供“定制手表”服务,令后者成为公认的奢侈品之一。而随着2013年起,配备有电子屏幕,可以通过蓝牙与智能手机同步,随时显示来电、短信、电子邮件等信息的智能手表一经推出市场,很快赢得消费者的青睐。

“尽管当前市场上智能手表品牌众多,功能丰富,但是都在电力续航方面有难题,需要经常充电,用户体验并不好。”广东乐源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技术CEO乐六平表示,为了能够突破智能手表功耗瓶颈,该公司自主研发了超低功耗智能手表芯片“乐芯”,以及“穿孔触摸彩屏+机械指针”智能手表,成为全球首款混合了机械指针以及智能系统的手表。

乐六平表示,得益于自主研发机芯配套软件系统,“乐芯”智能手表芯片功耗非常低,“使用普通的纽扣电池供电,一次可以使用一年时间。智能手表的功能跟当前市场主流智能手表一样,没有差别。”

然而这并不是乐源数字的全部“家底”,这家公司还为传统手表生产商向智能手表生产转型升级,提供完整解决方案,“在这个方面,就是体现出我们在智能手表,乃至智能终端领域的柔性定制能力。”乐六平说。

据了解,乐源数字推出的超低功耗智能手表芯片“乐芯”以模块化设计,可以根据客户需要定制智能手表功能,传统手表厂商只需要根据设计理念,设计表壳表带表面指针等元素。

“我们为此专门打造了一个集聚有上千名手表外观设计师的平台,里面包括来自珠三角、全国乃至全球设计师,他们在平台上发布的各项设计都在充分的知识产权保障机制下与潜在客户交流对接。”乐六平说,双方一旦达成合作定制意向,仅需要一个星期就能完成产品交付,大大加快了产销全流程,“真正实现对消费者终端用户个性化定制需求的满足。”

在乐六平看来,“智能终端”将在打造“定制之都”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智能终端具有便携性、小巧灵活且呈现模块化特点,在定制家居、汽车、服装等领域,有着极高的契合性,实现在个性化定制产品中拓展个性化功能。”

“广州工业化起步早,工业体系完善,产品研发方面具备硬实力。这为广州打造‘定制之都’打下扎实底子。”广东财经大学商贸流通研究院院长王先庆说,“全生命周期、全价值链”是整个个性定制行业的未来趋势,必须通过技术创新和创意设计,引领潮流而不被产品周期所淘汰。

工业互联网打破行业间“信息孤岛”

让数据跨企业、跨行业互联互通

在采访中,无论是定制家居、时尚服装又或是智能终端,它们曾都面临一个类似的共性问题——无法满足终端用户个性化需求:只能把批量生产的统一规格家具,“塞”到不同空间布局大小的房间中,只能按照大中小几个成衣尺码“削足适履”。

在这背后反映出的,是不同行业间、供应链上下游之间乃至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孤岛”。更要注意的是,家居、服装包括汽车等传统产业里,大中小企业发展阶段差距非常大,需求也非常多元,当前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既有庞大的市场需求,背后也相应带来巨大的改造成本。

“我们注意到,如何解决细分领域的兼容性,服务好中小企业下沉,让传统企业也能通过借力工业互联网实现制造到‘智造’,是目前制造业产业整体升级的关键。”树根互联CEO贺东东说,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本质,就是实现网络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然后低成本地把新一代信息和通信技术导入到实体经济中。

传统制造型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均提出打通全产业链,以终端需求带动上游材料、工艺、设备等全流程实现柔性制作,关键就在于让数据跨企业、跨行业互联互通。

“我们在工业4.0早期的时候,讲的是纵向打通和横向打通;纵向是打通销售、设计、采购、制造等全产业链,横向则是实现从资源计划到订单到集团的打通,如果没有好的平台很难实现。”贺东东说,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已经不是简单地实现企业内部销售、设计、采购的打通,而是在已有的销售平台、电商平台、设计平台、采购平台等平台之间去做连接,“平台与平台之间连接时,就会发现既缺少制造平台也缺少服务平台,所以当前在构建社会化产业链中,我们仍然还有缺失。”

据了解,坐落于广州海珠区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的树根互联,不仅是首家进入GartnerIIoT魔力象限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更成功入选工信部“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

“未来的制造业一定要有工业互联网平台。其次,我们认为必须有普适中国制造企业的平台。”贺东东表示,发展工业互联网要进一步满足中小企业需求,提供端到端、低门槛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更需要建立起打通跨行业、跨领域的应用生态,“这也是树根互联正在做的。”

记者:李欣